兔子汤锅

我们吸着名为快乐的毒品,拖着脚镣麻木地走在路上

【ミカ優】妖精米迦尔有朵青绿色的花

5000+短篇,放飞自我

大概……猎奇吧

————————————

百夜优一郎,今年16岁,过着万年如一日的生活。每天早晨的时候去学校读书,中午在学校吃完自带的便当,晚上回到和米迦尔合租的屋子。成绩中游,偶尔逃课,平平凡凡就像每一个高中生。

不,也不能说是完全平凡的。

他唯一一点和周围人不同的,是名为百夜米迦尔的合租人。

每天傍晚放学后,他坐公交车到接近市郊的地方——这需要一些时间了。有一栋漂亮的别墅,那是他每天晚上休息的地方。别墅前的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神奇的植物。看起来是拇指大小的蒲公英,白色柔软的绒毛却怎样也吹不尽;会变颜色的康乃馨,拿在手里就会反映出人的心情;天气冷了就会蜷缩成一团的龟背叶,原本巴掌大小缩成了拳头那么大。诸如此类的还有许多,都是米迦尔的杰作——但是优一郎是从来不敢进入那花园的。尽管花园里有许多好玩有趣的东西,却也不乏毒物。散发着致命香味的薰衣草,有好看荧光的毒蘑菇,也许刚踏入一步就会被菟丝子缠上脖子和手腕吊起来。总之,这是个对普通人来说非常危险的花园,他远远望一眼花园里的景色就足够了。

而危险花园的主人,也就是百夜优一郎的合租人百夜米迦尔,是个——妖精。

真是名副其实的妖精啊。白皙的皮肤,淡金色的漂亮卷发,眼瞳里汪着一片湛蓝天空,还长了尖尖的耳朵。背上的白色半透明翅膀,完全展开有两米半。他可以用这对翅膀飞起来,也可以用妖精的魔力隔空点燃蜡烛。

每天晚上,优一郎回到家里就看见米迦尔在给花园里的植物浇水,米迦尔看见优一郎就会直起身来,道一句“欢迎回来”——然后又埋下头去。如果他没在花园里看见米迦尔,那么米迦尔就毫无例外地在自己房间里摆弄那盆绿色的花。

优一郎曾经看见过米迦尔如何照顾那盆花。

妖精少年的双手掌心里溢出水样流动的湛蓝的光,汇聚到花蕊的位置。接受了魔力的花向外散发着温和的青色,像被泉洗过一样精神。

照顾花朵的过程观赏起来就是一种享受。那个时候的优一郎看着闭着眼静静使用着魔力的米迦尔,心底莫名涌过暖流,感觉时间都停滞了。

在好奇心驱使下,优一郎拗着米迦尔要仔细看看那朵花。以咖喱饭为代价,米迦尔在一天后终于妥协了,但要求绝对不能触碰——那是米迦尔最宝贵的一盆花,他甚至不允许优一郎碰一下花的茎叶,就算是花盆也不行。这对于一直很宠着优一郎的米迦尔是非常少见的。

优一郎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一朵花。

是比茎稍浅一些的青绿色,凑近了看还有些透明的质感。花瓣有着奇异的形状,一层一层努力向外绽开——这大抵是米迦尔每天悉心照顾的结果吧。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柔软的花瓣轻蹭着脸颊,有一种奇妙的亲切感。

少年的目光停滞在花朵上,很久,很久都无法挪开。最后米迦尔以“天晚了你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为由把优一郎强行拉走扔进卧室。

后来优一郎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仔细地欣赏这朵花了。米迦尔把它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在很多时候,优一郎只有在放学后发现米迦尔不在花园里,打开米迦尔的房门告诉他“我回来了”的时候,才能瞥上一眼。米迦尔这个时候就会一边道着“欢迎回来”,一边走出自己的房间,带上房门,询问优一郎想吃什么晚餐。身为妖精的少年只消一抬手就会摆上饭菜,每次在大口往嘴里刨饭菜时,优一郎就会有“米迦来当合租人真是太好了”这样的想法。

今天优一郎的晚餐是牛舌咖喱。

“谢谢啦米迦!那么,”优一郎双手合十,微屈了屈前身,“我开动了!”

“小优,吃慢点啦,又没人和你抢的——”

看着优一郎并不好看的吃相,米迦尔微眯了眯眼,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眼神发起光来。

在优一郎察觉到以后,米迦已经举起手机,成功拿到了表情包·吃货小优限定版。之后当然免不了一顿争吵,最后以优一郎的放弃而告终——反正这里也从来没有人来过,与其和米迦争抢出丑的照片,还不如吃咖喱。冷了味道会大打折扣,赶紧吃完才是正确的选择。这么想着的优一郎边吃着发现咖喱已经见底了。

米迦尔当然知道优一郎笑眯眯地把碗凑到自己面前作讨好状是想干什么,嘴上说着“小优这么能吃我可养不起了”,一边却大手一挥给优一郎盛上满满一盘。

真不错啊……这样的日子。一直和米迦住在一起,超幸福的……

要作个比喻的话,就把时间比作公交车,不急不缓地前进在平坦笔直得望不见头的公路上,自己就坐在公交车上一个靠窗的位置。撒入车内,撒到身上的阳光像温泉水一样暖和安平。微风拂面,舒服得让人想轻眯上眼。

米迦,就是个一回头就会发现他一直坐在自己旁边的安心存在。

一觉醒来的优一郎揉了揉眼睛,昨晚睡前忘了关窗帘,看看窗外,大抵又是个晴朗天。准确的生物钟让他会在早晨七点半时醒来,然后无论如何也睡不过去了。洗漱,吃面包片作早餐,换好校服,走出校门,就像设定好的程序一样。每天都是这样,衣服的摆放位置也都一样,优一郎甚至可以闭着眼做完这些事。

在五分钟后,优一郎到达车站,又三分钟后,毫无意外地就会驶来公交车。在上课前十分钟到达校门口,在铃响的前五分钟走进教室门,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上。

若除了米迦尔,每天就如同一个模板刻出的。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天音优一郎无聊而有趣的日常。


「不管怎样,小优还是可爱的小优啊。高脚杯里的红酒已满出了杯口,只消一点动静就会溢出,这很有趣吧——就算是小米迦也肯定护不住吧?」


“小优~”

正上着课的优一郎被声音吓了一跳。他不记得之前在这个时候有谁喊他。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个银发的男人……不对,妖精。半透明翅膀和耳朵尖证明了他的身份,此刻这个妖精正停在优一郎所对的窗外。妖精的笑容里渗出妖娆,束成单马尾的银色长发被阳光映出耀眼的铂金色。当优一郎惊讶的目光和妖精血石一样的双眼对上时,他向优一郎挥了挥手,“嗯嗯,就是这里——初次见面,我是费里德·巴特利,叫我费里德就好。”

“……”优一郎投去含了满满的疑惑的目光。是妖精——啊。他不由得想起米迦尔。

“对对,看你的样子也反应过来了,我是妖精,和你可爱的米迦是一个种族的哦?一直都在上课,不会无聊吗?出来一起玩吧?”

优一郎微皱了皱眉头,“哈?为什么?”

“呀,今天天气那么好,不来玩可惜了啊~你说对吧,百夜优一郎君?”

优一郎并不打算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那么,小优就这样安安静静坐在教室里就好吗。”

“不然呢?”

“好过分哦,拒绝我的请求。既然要认真学习,那我来给小优出道题吧?”

“反正你来这里肯定是找米迦有事吧,你去找他就好了。我只是和他住一起而已,对你们妖精的事一窍不通。”优一郎再没看外面一眼,真的专专心心听起课来。

但是妖精没有丝毫恼怒的样子,表情更加莫测,嘴角上翘起微妙的角度,吐出的细蛇一样的句子还是钻进了优一郎的耳朵。

——“今天是个大晴天啊……但是不难得呢。可爱的小优,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每天都是晴天啊?”

妖精随着话音的落下消失了。

优一郎的呼吸陡然滞住了,一股寒意袭上后颈,瞪大着眼睛在脑海里搜寻答案。

没有。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每天都是晴天呢?

其实这样一说起来,还有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每天的公交车都是准点?自己其实一直都知道,却从未对此感到疑惑,就像是理所当然都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没有想到“为什么”呢?

这样的感觉确实是非常熟悉,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优一郎按着太阳穴,呼吸急促,这太令人不安了。就像密密匝匝的蚂蚁爬上赤裸的肌肤,虫子把细细小小的毒刺扎进皮肤,寒凉顺着毛细血管涌遍全身。

变了,一下子就变了,只不过一翻书的功夫。

他再也没法安心坐在教室里上课,冷汗渗出,“哗”地站起,蹭倒了板凳发出响亮的声音。

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老师,同学。

真的变了,他现在才发现每个人的面孔都是模糊的一团,看不清五官。他颤抖着嘴唇,用细弱的声音吐出话,“我……去一下卫生间。”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吗?

用冷水洗了洗脸,优一郎撑着洗手台,稍稍冷静下来,银头发的妖精似乎知道点什么,要赶快找到他才行。在察觉到什么的时候他抬起头,看向镜子,他要找的妖精就在他身后。

“小优~”银发的妖精看起来颇为愉悦,“看来你已经察觉到了呢。然后,你要干什么呢?”

“干什么……之类的,简直莫名其妙……喂,你知道的吧,你知道就赶紧告诉我啊?!”

“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哦,小米迦把他做的事情都藏得严严实实的……不过我还有很多问题啊——”

他脸上写着“我什么都明白”,却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忍不住狠狠咒骂。优一郎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了线索。

米迦。米迦?

“为什么每天都是晴天呢?为什么公交车总是准点的?为什么每天都在上课却没有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为什么看不清别人的脸?”

费里德满意地缓缓踱起步子,多么可爱的表情啊,茫然又惊恐,就像只迷路的小羔羊……啊啊,对啦,我就是那只狼吧?想到这里,他轻笑出声,不可能啊~我明明那么友好来着,可爱的小优,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吧?

“为什么从来没人来到你租住房屋的附近?尽管是市郊但是一个人都没有那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从来没人注意到小米迦是妖精,包括我今天出现在窗外却没人注意到我?”

都说了我不知道了!优一郎咬着下唇,握紧了拳头又松开,这样也不能抑制住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涔涔冷汗打湿了衬衫。

“为什么——百夜米迦尔就是不愿意让你接触那朵青绿色的花?不觉得花有什么地方很熟悉?”

优一郎蓦地抬起头。“为什么?”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呐,小优一定知道答案的。”银发妖精顿了顿,扬起声调,“你知道的。该做什么。”

“如果把你和你正在经历的时间轴比作行驶中的公交车和公路的话,那么公路就是环状的,环的周长不多不少正好一天。并且米迦在环的某处修了一个车站。如果脱离圆环,公交车就会……就会怎样呢?”

妖精说完就不见了。

什么嘛……莫名其妙的,就非得做这些事不可了,谁要听那来路不明的妖精的话……但是还让我怎样安安心心待下去啊!米迦那家伙,到底瞒了什么?他并不是没有追问过米迦尔关于那朵花的事情,但是米迦尔总会很巧妙地转移话题,对花的来历作用等等缄口不提。

眼前的路竟只剩下找出真相了。

优一郎想,今天晚上就去问米迦吧。他原本想要坐在教室里好好上完课的,但他看着周围所有人模糊一团的脸——不,不能称之为人吧——无论如何也不能安静地坐好,甚至感觉有些恶心。索性请了假,“老师”点了点头,他就背起包走出了教室门。

阳光很灿烂,灿烂得虚假,虽然很温暖。如果知道永远不会抵达目的地,那乘车还有什么意义?优一郎下定决心要了解到真相。等待了半小时也没有公交车驶来,他步行回到没有人的屋子,坐在打开半扇的窗边,夕阳的一半没入地平线,晚霞将鸦色发尾映得发红。焦急中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在夜空里寻找到第十三颗星星的时候,他终于坐不住了。

今晚的米迦没有回来。

一个想法蓦地在脑内弥漫开了。

黑发少年犹豫着打开了妖精米迦尔房间的门,青绿色的花端端正正摆在书桌上。

他伸出手。


*


妖精少女扎着俏皮的玫红色蝴蝶结,微卷的头发轻轻巧巧搭在肩上,双腿并拢端端正正地在红木椅子上坐好,酒红色的眼瞳难得认真地直视着对面。

“那么,把事情交代一下吧。”

对面也端正坐好的妖精少年名为百夜米迦尔。在这样的目光里,他抿了抿嘴,勾出一抹苦笑,以沙哑的音调开了口。

“为什么神大人选祭品正好选中小优了呢?明明百年才选一次,以一个妖精的牺牲换来全部妖精百年的力量,这对作为祭品的妖精也太不公平了啊。我每次使用妖力的时候,就会想到‘我在使用小优的生命’,然后恐惧到手指发抖,恶心得呕吐。幼时祖母告诉小优和我,每一个妖精死亡的时候会变成花朵,我,那样好奇花朵的模样,看见的第一朵妖精化作的花竟然是小优……这让我不能接受,不……谁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吧……”

他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掌心,发白的指节处能看到青色的血管,他努力控制着不要哽咽,更不要颤抖,试图平静地面对,为此咬住了下唇。仅仅是提到这件事,就要承受那样惨烈的痛苦,简直就像在结满血痂的伤口上犁出一条血淋淋的新口子。

坐在对面的人微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所以……我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禁书是动用采佩西家族的权限得以翻阅的,因为不管怎样也想让他回来,即使是生命的代价我也能轻松地接受……成效也只有能在每天晚上回归罢了。

“如果不是费里德把小优从梦境圆环里引出,还能更多地看见小优……但是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啊。无路可走。把小优的灵魂从花里引出得以每晚与他相见,并在白天时把他投入梦境,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次使用妖力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优,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安心地消耗你的生命……没有妖力的妖精就会死去,所以,求求你,杀了我……

“就这么让我活着!对他太不公平了啊!我接受不了他们都在消耗小优的生命而得以苟活的事实,但是我也做不到把他们都杀了。所以,……你杀了我吧,这是最低限度的对小优的安慰了!活着太痛苦了……只要一想到我还活着小优却死了,每分每秒都是一种极刑……死亡是多么美妙的事情!拜托了,请杀了我!”

少年紧紧抱住双臂,指甲在惨白的皮肤上留下一排一排月牙状的醒目红痕,每字每句都像是从呼吸器官的最深处吐出的黑色淤血。少女直视着他,眼神复杂。

“优是自愿结束梦境循环的,你应该知道。只要让他碰到青绿色的花——也就是他的本体,他就会恢复记忆,但是否终结全靠他自己的意愿。也就是,优他不希望你这样做。他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他被这段话哽了一下,头埋得更深了,看不见表情,但能想象是怎样令人心疼的样子。

“好过分啊,小优,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啊,如果你让我活着,我就不得不活着了……好过分,还有几百年……我要怎么活下去……”

少女微皱起眉头,走过去拍了拍米迦的肩膀表示安慰。

“……在监狱里,好好反省一下吧。我会带着花来看你的。”


*


我想你也一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来问我的吧。对,我就是柊筱娅,五十年前负责审问百夜米迦尔的人,也是百夜米迦尔和百夜优一郎的朋友。我们都没想到,当年那两个妖术超常的天才,一个死了,一个疯了。

百夜优一郎的死是不可避免的,你也了解,他被神选中成为了祭品,他若不死,所有妖精都活不下去。只是没想到……米迦尔也无可挽回。在监狱里活生生被自己逼疯,不用说用不出妖力,若是没人看着,只消一刻钟就把自己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所以刀子一类的,绝对不能放在他拿得到的地方。

死去的妖精注定活不了了,要让米迦尔一个人安静下来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那朵青色的花摆在面前,他眼里的疯狂就会渐渐褪去,涌溢出名为“温柔”的情感,看着他澄澈湛蓝的眼睛,我会有种“米迦尔还正常,优也没有死亡”的错觉。这很好笑吧。

要让米迦尔使用妖力也并非不可能,在他把自己折磨到无意识时,会发动治愈的妖术。不得不说真的是天才,就算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治愈的完美也无可挑剔,让人忍不住叹一句“真是可惜啊”这样的。

以及,接下来是最奇怪的地方。米迦尔是水属性的妖精,使用的妖术一直是泛着蓝色光芒的,但是在行使对自己的治愈术时,却散发出青绿色光芒,这不是很奇怪嘛。

怎么说呢,这总是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百夜优一郎最擅长的是治愈术。

end.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