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汤锅

我们吸着名为快乐的毒品,拖着脚镣麻木地走在路上

【勝出】感冒

给西决的生贺文!【撒花】西决生日快乐!新一岁也要一样快乐!【撒花】

1500字胜出only,第一次写胜出。【别嫌弃】

设定现代普通学生


bgm風邪(感冒)

————————————

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混乱不堪,爆豪胜己扶着过于沉重的头,撞开房间门并扑倒在床上。不大的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刺进耳膜,引信一样快要引爆疼得昏昏沉沉的大脑。

他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我这是在做什么。他甚至不想控制身体碰一下近在咫尺的开关,灯光把墙壁映得惨白,他不满地眯上眼,终于还是费力地伸出软绵绵使不上劲的手。“啪”一声,房间里理所当然地陷入了黑暗。

隔壁的人家里透出的光被窗户的护栏切成一块一块洒在凌乱的床单和爆豪胜己微热的身体上。他抬起手,还是放弃了想要拉上窗帘的想法,厌恶地翻身背光合上疲惫的眼皮。爬上眼白的红眼丝向眼窝深处延伸,把思考绞成一片。

——为什么会感冒?因为在下雨的夜里把废久拖到巷子里暴打了一顿然后淋着雨跑了两公里回到宿舍——废久废久废久废久废久废久——!

……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能考上和我所就读的学校齐名的学校!为什么他能和我站在一起!他只要在我后面看着我就可以,他只要像小时候一样仰视着我就可以了!他凭什么和我在同一高度!他接受我的保护!然后在我脚底下软弱地喊我“小胜”,这样就行了!都怪废久!那个废久!

……

他头疼得厉害,他忍不住用双手死命抱住头和被子一起蜷成一团,头骨碎裂的错觉反而舒服极了。他想嘶吼出声,但肿痛的喉管不允许他这样做,硬生生憋回心里去。

——废久废久废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废久!

鼻孔阻塞,缺氧的肺部大幅度地收缩,狼狈的生理性泪水从眼角无可避免地挤出。那个人的名字最终被嘶哑得可怕的声线念出,却意外的虚弱。

“废久……”

从头脑到四肢都生了厚厚一层锈,没有上润滑剂却在拼命地转动。找不到电源键。他能听到从骨骸里传来的频繁的吱吱呀呀声。

闭上眼,打开身体,仰面朝上,夜里的空气让他打了打寒战。放松头脑反而好受了很多。

他想他是在做梦了。

在夜路上走着,路灯坏了,他一个人向前走,毫无畏惧地向前。因为是爆豪胜己,所以就不能退缩,绝对不能。

因为我是最厉害的。

他向前走着,暗得可怕。身后有一串畏畏缩缩的脚步声,轻轻细细。他觉得不用思考也知道那是谁。

他撇了撇嘴,回过身,“喂,废久。”

脚步声在他回头的一瞬间消失,眼前什么都没有。他身边出现一个人影,猛地揍了他一拳。他看见那个人影有着深墨绿色的卷发,然后那个人影不见了。

他马上醒了。不可压抑的恶心感从身体深处冲到喉头,他捂着嘴撑着墙壁跌撞着跑到卫生间,狼狈无比地呕吐,但什么也没呕得出来,口腔里溢满苦涩的胆水味道。世界变得让人昏头转向,他仍然无法停止呕吐,薄薄一层睡衣完全抵不住寒气,他不住地颤抖。


停下来,停下来啊!给我停下来!这幅狼狈的样子!


从胃深处呕出的液体从捂住的嘴边流出,一起流下的还有眼角被挤出的泪水。

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眼前出现了一片一片的麻点。弓着腰虚弱地走到卧室,倒在床上。

那个废久居然能取得和他相当的成绩。开玩笑的吧,一定是我昏头了。梦醒了废久还是那个废久,那个需要跟在身后仰视我的废久。那个……废久。

这是梦里还是在现实里呢?

隔着眼皮,瞳孔感到了昏黄的光。微微咪开一点就明亮得可怕。身上暖和些了。啊啊,是废久。隔着一层水雾看得不真切,一定是梦了。

他想一拳揍到那还带着擦伤的脸上。但是他不自觉伸出手臂揽下那人的脖颈,蓬松的卷发轻蹭着手臂。一手撑起难以挪动的身体,嘴里还残存着胆水的苦涩,但那人的唇尝起来是甜的。他满意地听到了那人的轻哼。

这不是很好嘛。

搞什么啊,我真是的,病糊涂了。

*

爆豪胜己是第二天上午十点醒来的。

身体依然好不到哪里去,他扶着门走到客厅,茶几上有个小小的塑料袋,塑料袋上贴着便条,旁边是一杯水。

“这是去药店买的药,请好好地把它吃下……谁送来的药。”

这个字迹,即使头疼得厉害他也知道是谁。他意外老实地吞下了药片。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大概得了一种永远也治不好的感冒。

fin

————————————

我我我我短小我错了(´°̥̥̥̥̥̥̥̥ω°̥̥̥̥̥̥̥̥`)……



评论(2)

热度(41)